2014年04月17日

猝不及防地刺痛我的眼睛!

推門剛出,冬月便明晃晃地站在面前,猝不及防地刺痛我的眼睛,感覺一場大雪正覆蓋著弱小的房屋和院落。定下神來,抬頭看天,冬月當空朗朗地掛著,正不屑我的羞澀,好一位冷面美人。月光靜靜地灑在屋頂上和小院中,我看到雪的肌膚,伸手一摸,有一種冰的感覺。冬月原本這樣的別有情味,深邃中揉和著灑脫,冷峻中透視著柔美。lomeg

在冬月寒冷而不乏熱度的手的牽引下,我從容地步出家門,沐浴在冬月的冷輝中,無言地走著。有冷風吹來,輕悄悄的,連風都不願打碎這和諧的月色,只是有意撩起片片漣漪,我看到月光的舞姿。街上行人稀少,匆匆的身影一閃而過。即便留守的擺攤人也無暇顧及這美麗的月色,而是全方位包裝起來當風抖著,兩隻眼睛正視著過客。路燈昏黃著顏面呆立著,為冷月做著“雪上加霜”的工作,無精打采地站最後一班崗lomeg


包裝的我,此刻顯得弱不禁風……

此刻,我倒生出“獨享月色”的感覺來。在月光的弦上走著,像朱自清先生所說的那樣,此刻什麼都可以想,什麼都可以不想,滋生了一種不為物役不為物累的超凡脫俗的心情,便覺自己是個自由的人。可惜的是缺乏詩仙的酒氣,形不成那種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的曠古意境。 亲情在于互动-亲子



在這滿月的光中,可回憶,冷月中的回憶多了一份鈣質;可憧憬,冷月中的憧憬多了一份峻美。此時此刻,可回戀故鄉,可走回童年,可領略寂寞嫦娥的冷袖,可品賞吳剛的桂花特釀。而這些招之即來揮之即去,在冷月的審視中,心靈充實而空白,空白而充實,唯有精神的核像這冷月蒼涼而悠遠,凝重而溫馨。

我多想佇立在寒夜的街頭,接受寒冷的洗禮與冬月的審視,然後站成一株對月的植物,面向故鄉和童年,拋下頭顱。我聽到故鄉的歌吟,照亮我的征途……

不知不覺地走出了小城,登上了泗河大堤。泗河失卻了往日的風采,裸露的骨骼在冷月中閃著幽光,起伏錯落的枯草瑟瑟地釀著相思夢。唯有遠近一潭一潭的水光,像是冷月灑下的片片碎銀,朦朧中含蓄著,倒是給泗河平添了一份亮色和性情。俯瞰小城,看萬家燈火;審視泗河,體味孤獨 約會派隊妝

  


Posted by svk at 11:40Comments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