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26日

越來越不認可勞作的價值

田裏辛苦,田裏也有詩意,那春來滿地鮮嫩的小草,夏時路邊盛開的小花,秋來四處草蟲的歌唱,都讓我欣喜和沉醉,只是那時我不寫東西,我也沒想過自己身上潛在著文字的情愫,我把一切都交給了低矮的家,交給了我給自己的賢妻良母的定規。依然能想起那個初秋,我來到新引進的油葵地裏,一朵朵葵花不知何時已經開放,金黃的花盤在陽光下仰著臉龐,蜂蝶在花中飛,白雲在天上綴,金亮溫暖的陽光灑下一地的安詳,我站在親手種的葵花邊久久忘了時間。依然能想起那個春天,我在麥田裏除草,太陽暖暖的土軟軟的,溫風裏帶著芬芳,我不抬頭,專心地鋤著,手裏一把長把的鐵鋤,漸漸,一種從沒聽過卻異常美好的聲音傳入我的耳際,那聲音不是來自一個聲源,而是熙熙攘攘和諧融洽,抬頭,不很遠的地中間,一行長長的雁陣,一律長脖子黑羽毛,從南邊趕來,向北行進,大約口渴了,它們在一條清澈的壟溝小作逗留,又起飛出發,看前邊,不見頭,後面的源源不斷,那健捷的身姿,那趕路的歡暢,那成群的陣容,讓我從未有過的溫暖和震撼,我在那裏久久注視,在心裏祝福這些可愛的鳥兒,美處安身,與美共存。looper122のblog
十幾年農稼,辛苦有之,榮光有之,卻越來越不認可勞作的價值,在感歎農民不易的同時,我也承認需求標準在同時提升。尤其是非轉公,有了份穩定的工資,雖不多但夠溫飽,再思農作那些年,最辛苦卻也是最難過,在大田裏我真正成熟起來,從前懵懂而模糊的東西立體而清晰的被我體悟感知,心的得到和流失也一番番讓我感動和遺恨,便願意把餘下的熱情和精力,用在工作上,用在我熱愛的文字上,讓我更多能自主駕馭自己的生活,把更多的美裝載在自己生命的車子裏。那些種田年歲固然占了我前半生相當比例,但年齡加腿疼腰疼已讓我越發對那些活計沒有信心,便想從當中退出來,希望它漸行漸遠,變成我靜時的回憶和回味,只是我不知道,它能否漸行漸遠呢?れんじうぇKissjuce
babyguest820722
nicbe的个人博客
  


Posted by svk at 12:06Comments(0)健康之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