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3月28日

我喜歡重許諾的人

我喜歡重許諾的人,可是我卻失信於一人,我曾經答應過一個女孩,待到來年春暖花開,我一定回到她所在的城市,和她一起續花香,話桑麻。她也許諾我永遠給我留一個窩,無論何時我歸來都有一個棲息地。我們總是幻想著我們在一個城市工作、生活的日子,這是閨蜜之間獨有的情懷。不曾想,我的歸期成了未有期,她也奔赴了另外一個城市,去尋求更加廣闊的天地。很多時候,當我們與現實對峙的時候,我們無能為力,我們歇斯底哭喊,卻只能在往後的日子裏努力拉近現實與夢想的距離。這一年裏我們發生了許多的事情,已經不再如當初那般天真,可是那一份許諾,一直深藏在我的心底,從不曾忘卻reenex cps
“待到春風吹起,我扛花去看你”,反復讀著它的時候,我想扛花去看一個人一定像踏雪尋梅、焚香彈琴、陽光下曬書等是一件雅事,也是件趣事。又突發奇想如果做不到當初對她的許諾,是不是可以去實現這樣的約定呢?
你看,窗外的春風已經吹起,只要我們有心情,約個時間,不說扛花去看彼此,要是能夠摒棄偽裝成的大人模樣,素面素心地見一次面,在春花叢中爛漫的笑一回,重溫往日踏青的情節,回味遙遠的無邪心情。那是一種心靈的放空,曾經我們也這樣無邪的聆聽過花苞次第開放的聲音,那是春風送來花兒們竊竊地私語。或者只是安靜的待著,回歸最本真的自己,哪怕最後又各自歸於自己的城市奮鬥又何妨呢?畢竟我們可以那麼單純快樂的過一會兒。business center

如果我見到她,一定將那些她未曾參與的舊故事以及新春的懷想,在這個春天裏,一字一句讀給她聽,如同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的梨花,將積蓄了一個春秋的心裏話說了出來,才不管別人聽不聽呢,任它便了。
這樣的念想像一朵潔白素雅的梨花一樣開在我的幻想裏,笑了一地搖曳的花影,讓我心動不已http://www.ci-labo.com.hk/product/?product_id=121">美容機 。



同じカテゴリー(散文欣赏)の記事
 葬儀では園児を (2016-01-28 12:08)
 階段の上の掛け布 (2016-01-14 12:24)
 子供たちが我が家 (2015-12-15 13:21)
 考えること事態が良 (2015-11-18 15:59)
 感情に突き動 (2015-10-27 11:08)
 呼称に対して意義申し (2015-10-09 15:24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